所在位置:首頁 > 廉韻清風 > 歷史文化 > 正文

責任刻在城墻上

或許是“高筑墻、廣積糧、緩稱王”的座右銘記憶猶新,又或許是漠北殘元鐵騎的嘶鳴聲依舊刺耳,大明王朝從鼎定江南之初,便著手在這里修建一座固若金湯的帝都——南京城。單純從建筑角度來看,明朝南京城“高筑墻”是卓有成效的,歷經650余年的風雨戰火,至今依然屹立不倒,長達25.1公里的明城墻得以保存下來。南京明城墻被稱為“世界最長、規模最大、保存原真性最好的古代城垣”。

主要是因為城墻磚又多又好。

先說“多”,明朝修建南京城墻用了多少塊磚?學者們作了估算,有的估計是1億塊磚,有的估計是3.5億塊磚??梢詤⒄胀怀谋6ǔ菈ν茰y。保定城墻長12里,也沒有南京城高大。據史書記載,修建保定城已然耗費磚石數百萬塊。而南京城作為明初帝都,號稱96里長,不少地段高度達20余米、厚度達5米,所費磚石肯定是個天文數字。所以動用大明王朝1部、3衛、5省、37府、162州縣的人力物力,數十萬民工修了整整28年,耗盡無數勞動人民的血汗和生命,才基本把這座南京城修完。這一浩大工程也是以明朝開國之初的綜合國力為基石的,到了明朝中后期的嘉靖、崇禎兩朝,幾度想修補一下單薄的北京“京師外城”,都限于人力、財力、物力沒能實現。

再說“好”,明城墻的磚塊均由長江中下游沿江州縣燒制,包括現在的江蘇、安徽、湖南、湖北、江西等省的廣大區域。燒制區域雖廣,但規格和質量基本整齊劃一。絕大部分磚塊的尺寸是厚10厘米、寬20厘米、長40厘米,質量則是“敲之有聲、斷之無孔”,屬于古代磚料的上乘之作。特別是產自江西的白色磚石,系用高嶺土燒制,質地細密緊實、硬度堅如磐石,更是被稱為“珍品”。這也使得明朝南京城成為一座雄偉堅城。16世紀,利瑪竇來到南京城,被南京城“城墻之高”所震驚。他形象地記錄道,“兩個在城墻上的騎手一大早從同一個城門往相反的方向疾馳,直到夜幕降臨時分才能碰面?!?/p>

明城墻磚石的“保質期”也很長。直到1659年,南明鄭成功北伐、圍困南京,結果被明朝自己的雄偉城墻“折服”了。那些城墻在建造300年后依然高大堅固,他的優勢兵力在城墻面前毫無用處,最終望城興嘆、鎩羽而歸。后來,太平天國從明城墻上拆掉了不少磚,用于修建天王府。直到1937年南京保衛戰,南京明城墻還用自己古老的身軀,抵擋著日本侵略軍的猛烈炮火,最后一次發揮了軍事防御作用。

明城墻磚質量之好,可見一斑。

古代城磚燒制工序繁多,選土、瀝漿、制坯、晾坯、裝窯、燒窯等任何一個環節出了一點差錯,都會功虧一簣,而根據《大明會典》記載,當時的一個中型磚窯就有88名工匠,這么多人經手,如何保證城磚質量呢?

答案就是“勒名”制度。

南京市明城垣史博物館編撰的《南京城墻磚文》收錄了大量城磚銘文,隨手舉一塊編號為0705的城磚為例:“武昌府提調官通判張勖、司吏徐用、武昌縣提調官縣丞楊時敬、司吏黃景、總甲刑仁、甲首熊祥、小甲王琬、窯匠袁興、造磚人夫占均美?!?2個字、9個人名。這九人就是負責燒制這塊磚的府縣里甲各級官員、監工、工匠的名單。有意思的是,這塊磚上的“武昌府提調官通判張勖”還出現在南京的另一個地方。1980年,黃裳寫下游記散文《重過雞鳴寺》,在寺中“翻回去看那路面鋪著的古磚”,他仔細觀察,發現“磚上寫著‘武昌府提調官通判張勖……’字樣?!边@些古磚在清末民初被從城墻上拆下來,用于鋪設路面,被踩踏數十年,字跡猶能辨認,生命力何其頑強。

“物勒工名,以考其誠,功有不當,必行其罪”。如果哪塊磚的質量出了問題,磚上留名的相關人員都會被問責,輕則責令重新燒制,重則被罷官流放甚至殺頭。

所以,磚上刻下的不是名字,而是責任。

如此一來,哪個官員敢不盡心盡力?

fuck四川老女人hd